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鸿蒙主宰 第一章 你的仇,我来报!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3:12

鸿蒙主宰 第一章 你的仇,我来报!

手指动了动,林龙苏醒了。

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林龙单手一拍,企图跃身而起,千钧一发,生死一线

不料身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随即手腕一软,悬在半空中的身子又重重的摔落下来。

心底大骇,这才来得及睁开眼睛的林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床上,这是一个古色生香的房间。

“我竟然没死?这是在什么地方?”双眼犀利如剑,林龙下意识的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镂空红木门、屏风、绸缎、紫檀架、三尺长剑……

“难道……我穿越了?”

脑海里一片混沌,随之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林龙清楚的记得,昆仑之巅,异宝临世,自己和玄门三大绝顶高手杠上了,血战三天三夜不分胜负,最后力竭,身体自爆,算是彻底灰灰湮灭了。不料机缘巧合下,灵魂竟然穿越来到这名为天阳大陆的陌生世界,附身于一个垂死的少年身上。

“是你把我带过来的吧?”注意到右手手心上那凭空多出来的玉碟图案,这图案跟自己在昆仑之巅舍命抢夺的异宝一模一样。

突然,玉碟图案在林龙伸手摸过去的时候玄光大起,璀璨的光芒如同日月一般照亮整个房间,不过却昙花一现,眨眼消失不见,甚至就连玉碟图案也不知所踪。图案消失的瞬间,林龙的身子陡然一晃,头晕目眩,三息过后,一切恢复正常,但林龙明显感觉到脑海中多了一件玉碟,极为神奇。

“咦,怪事,看来还真是个宝贝!”啧啧称奇,林龙没想到玉碟这般神奇,本能的感觉告诉他玉碟绝对不是凡物。

定了定神,林龙挣扎着盘坐在床,既然天不亡我就要精彩的活下去,现在是时候整理一下脑海中凌乱的记忆。

一个小时后,林龙睁开了眼睛,眉头皱成一条黑线。

本来他奢想运气好穿越到一个天才身上纵横驰骋,不料整理完记忆后他失望了,这名叫秦朗的少年不仅纨绔风流喜欢玩弄女人,在修炼一途上也是绝品废材,舞象之年竟然还没突破元力之境。

说来也奇怪,自从十岁那年突破达到九重炼体之境后,此后整整五年的时间,他竟然再无突破。

通过残存记忆林龙了解到,秦朗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倾其所有的修炼都无法再次突破并且受尽嘲讽后他放弃了,沉溺女色,纵情花柳,至少那些世俗女人不会讽刺他是废材!

一入红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秦朗沉沦了五年!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天阳大陆修炼一共分为九个大境界,分别是炼体、元力、天罡、御空、金丹、融体、涅槃、洞虚和碎空,每一重境界又有九个小境界。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玄武城秦家更是以武立族,一如秦朗这种无法炼出元力的人,终究沦为被嘲讽的对象!

秦朗的父亲秦风,秦家天资绝佳第一人,幼学之年突破元力,束发之年达到天罡之境,如今而立之年,实力登峰造极、深不可测。他的存在是秦家的骄傲,同时他也是秦家下任族长的有力竞争者。

所谓将门虎子,但秦风和秦朗这对父子却形成鲜明的对比,天才和废物,他们在修炼一途上有云泥之别。

修为的不济让秦朗受尽嘲讽,尤其摊上这么一个天才父亲,在秦家人眼中,秦朗就是野种,根本就不是秦风的亲生骨肉。

祸不及妻儿,辱不及父母。

秦朗虽然风流纨绔,但对从未谋面的母亲有着深深地愧疚,她因生自己难产而死。所以三天前大长老的儿子秦飞辱骂母亲是**,不守妇道,跟别的男人偷情生出自己时一向懂得隐忍的秦朗怒了,含恨出手。

他可以容忍别人辱骂讥讽自己,但辱骂父母却不行,可惜,他只有九重炼体之境的实力,跟三重元力之境的秦飞比起来有天壤之别,故而当场他被打得半死。

其实秦朗被抬回去的时候已经挂了,这才有林龙附体重生的一幕。

了解到秦朗为何而死后林龙有些感慨,不管怎么说,他是条汉子,所以睁开眼睛后的林龙掷地有声道:“借用你的身体,从今以后,我就是秦朗,你的仇,我来报!”

吱呀一声,镂空红木门被推开了,一个年龄跟秦朗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皮肤黑黝黝的,在看到秦朗睁开眼睛时那少年脸上明显绽露出欣喜的神色,颇为激动道:“少爷,你醒了?”

神念一动,秦朗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黑子”二字,不出意外,这年轻人叫黑子,身边的侍童。

点了点头,秦朗起身,似乎在搜索有关黑子的记忆,至少跟他交流的时候不能露馅了。

踱步于房间中,秦朗走到屏风后,突然间,他双眼瞪得鼓圆,一些训导女人用的污秽东西竟然琳琅满目,摆满了这本来就不大的狭小空间,不堪入目。

眉头紧皱,一番端详后秦朗冷冷道:“这些龌龊的东西怎么在我房间里?”

“少爷,屏风后是你划分的**区,这些道具是你用来训导女人的……”黑子错愕的看着秦朗,似乎很诧异他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一会找两个人来把它们都搬到厨房里烧了,不要摆在房间里恶心人!”

“啊?”黑子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目瞪口呆,这根本就是纨绔少爷秦朗的行事风格,迟疑再三,黑子再三确认道:“少爷,这些道具可是你花了大价钱从醉春楼、怡红院等地方收集的,它们是你的宝贝,烧了怪可惜的,这……”

“你找我有什么事?”无视黑子的质疑,秦朗漫不经心道,从容不迫。

“对了,老爷让我来看看你醒了没有,如果能走的话,他让你去上瑶姬的丹药课。”

练武不成,在秦风看来,让秦朗炼丹也是一条出路,倘若真有所造诣,至少能摆脱废物的称号。

“瑶姬?那个大波美女吗?”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幅波涛汹涌的场景,秦朗嘴角上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道。

秦朗要焚烧刑具,黑子还以为他性情大变,弃娼从良,不过提到瑶姬时他脸上浮现出的猥琐笑容让黑子意识到这是奢望,他还是那个喜欢欺男霸女的二世祖。

丹药堂,秦家重地,秦家百分之八十的丹药出自这个地方。

本来秦朗这些后辈根本就没有资格出入这里,不过家族花费重金请了一个五品丹药师,准备在后辈中培养一批炼丹人才。因为秦风的原因,秦朗有幸入选。

秦家也有自己的丹药师,但跟五品丹药师比起来,他们都不出彩,根本就不是同一层次上的高手。

古朴的大厅内,几十个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聚集于此,他们都是秦家长老抑或核心高手的后代,一个个英姿勃发、气宇轩昂。

只不过当秦朗走进来的时候,原本嬉闹的少男少女立刻安静下来,目光凛冽的看着他,眼神冰冷,宛若看着怪物一般。在他们眼中,秦朗这种废物根本就不配来到这里,他终究是依仗秦风的光环才有这份资格。

目不斜视,秦朗冷眼旁观的扫视众人一眼,异世重生,他有着这些少男少女不曾有的成熟和稳重,所以根本就没将他们的讥讽放在眼里,依旧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气宇轩昂。

然而秦朗不惹事并不代表不出事,一个五大三粗的少年霸道的拦在他身前,双手叉腰,飞扬跋扈的嘲讽道:“哟,恢复的不错嘛,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走路,看来我还是下手轻了!”

不是别人,此人正是三天前把“秦朗”打死的罪魁祸首——大长老的独子秦飞。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哪怕秦朗早就不是秦朗,此时他那看向秦飞的眼神也凌厉的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竟然使得秦飞的身子一颤,毛骨悚然。

微微一惊,实力强大的秦飞很快就回缓过来,怒不可遏的咆哮道:“卧槽,竟然还敢瞪我,你这种连元力都炼不出来的垃圾也配学习炼丹?信不信我现在……”

“啪啪……”

响亮的一个耳光,谁都没想到,一向懦弱的废材秦朗竟然敢抽打秦飞,毫不手软。

寂静!

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清晰的听到。

大厅内原本幸灾乐祸的众人此时一个个全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秦朗和秦飞,震惊不已,秦朗的举止太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洁白的脸蛋上有五个刺眼的血色手掌印,秦飞呆愣的伸手摸着脸庞,愕然的同时双眼中充斥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反应过来之际,只见他睚眦欲裂极为凶残道:“草泥马,竟然敢打我,看老子今天不活剥了你这孙子!”

“都回到座位上去!”

正当秦飞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间,一个严厉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秦飞虎躯一抖,顿时宛若霜打的茄子,焉了,立刻畏手畏脚的回到座位,不敢拂逆,只不过那在看向秦朗的眼神充满了仇恨。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五品丹药师瑶姬。

石嘴山治疗宫颈炎费用
百色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鸡西治疗卵巢炎方法
石嘴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百色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