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君炎 第五十六节 【如梦】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0:16

君炎 第五十六节 【如梦】

;苏君炎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往下沉,往下沉,往下沉。

四周围越来越冷。

没有光亮。

只有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就像是最深沉的噩梦,完全没有办法醒来。

不知道下沉了多久,不知道是不是离地狱都已经只有咫尺之遥。

恍惚间,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一震,似乎是到底了。

然后是一股温暖的气息包围了他,他似乎是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地带。

会是地狱吗?

―――――――――――――――――――――――――

雪面之上,一众着铁甲的卫士静等着。

苏将军已经下去超过一个三个小时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真怕会出什么意外。

尽管,以苏将军的实力,这个世界上可以伤到她的人实在屈指可数。

可……

“嘭――”只听得一声闷响,雪面骤然破开,一个铁色的身影冲了出来。

是苏将军,她手里空无一物。

显然,她什么都没有找到。

“将军……”有人忍不住开口。

“我再下去一次。”说完,苏将军身形闪动,又一次潜下雪底而去。

―――――――――――――――――――――――――

苏君炎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生命最初时。

他躺在母体的羊水里,无穷无尽的流水般的温暖将他包围着,有丝丝的暖意透过皮肤渗入进骨髓里,一点一点地消磨着他身体上的疲惫和伤痕。

―――――――――――――――――――――――――

“嘭――”雪面再次开裂。

苏将军第三次从雪底穿梭出来,依旧是一无所获。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那些铁甲卫士却是一动不动地还站立在那里。

“将军大人……”有人已经想要劝说,或者代替她下去了。

太辛苦了。

“你们就地扎营,我再下去一次。”苏将军的声音依旧平静,纯粹如冰,她一闪身,第四次潜入冰层。

―――――――――――――――――――――――――

不知道过了多久。

苏君炎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疲惫和伤痛都已经离去,他脱离了那个温暖如水的地方。

他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不能。

他只能透过意识感觉到无穷的光在他的四周围,恍惚间,他听到了一个声音机械地想起:

“生物体检验合格,强度达到着装标准,准备着装。”

接着。

是骤然的疼痛,从心脏的位置猛然爆发!

那疼痛旋即传遍了全身,让苏君炎痛的无意识地**了起来。

可是这种疼痛没有丝毫衰竭的意思,反而更加迅捷地渗透到了骨髓,甚至是灵魂深处!

“啊!!!”苏君炎整个人抽搐般地颤动起来,这种抽搐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苏君炎整个人都快要死过去的时候。

疼痛终于结束了。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灵魂深处,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

“最新型以太.改,着装完毕。”

“准备弹出。”

………

――――――――――――――――――――――――――

“嘭――”雪面第十三次破开。

天色已经开始渐亮。

一夜过去了。

苏将军深入雪底一十三次,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一次,连她自己都有些动摇了。

或许他真的死了。

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儿子死在自己面前,最后连尸体都找不到,回去,怎么和他交代?

“将军……”那些铁甲卫士也是一夜未眠,此刻看苏将军又有要下去的意思,连忙出声劝阻。

苏将军摇了摇头,准备再试一次。

总要找到尸体的。

“噗――”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雪面忽然响起了一声轻响。

只见一只手伸出了雪面,那只手上,赫然印刻着一个代表四阶火系魔纹术士的施法魔纹。

苏将军连忙走过去,要将那只手的主人从雪里拖出来。

可是一握到那只手,一股狂暴的火焰就从那只手里迸发出来,同时那只手,以及他的主人猛然破开了雪面瞬间和苏将军拉开了距离。

正是苏君炎。

他居然是毫发无伤,此时有些迷茫地看着四周围,过了一会儿才有点清醒的样子。

“你没事?”苏将军自然不可能被那火焰冲击伤到,轻描淡写地破去了那咒术,看着苏君炎。

苏君炎却是在皱眉回忆着什么,他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

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朝着苏将军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你们退下。”苏将军对着那几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下属道。

那几个下属也很知趣的退到了很远的地方,不敢探听这边的谈话。

“很久没见了,君炎殿下。”苏将军缓缓开口。

“别叫我殿下。”苏君炎听到这个称呼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这几乎是那个梦魇的开关。

只要一听到这个称呼,他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个他拼命想忘记的下雨天。

“无论您如何的不想承认,您始终是吾王的唯一子嗣,终有一天……”苏将军不顾苏君炎的厌恶,继续说道。

“别说了!”苏君炎低声怒吼,咆哮的像只快要长成的幼狮。

他很少这样情绪失控,只有那件事……

他觉得自己头又开始痛了,呼吸急促,眼前鼻端似乎又有那浓郁的鲜血溅射出来的浓艳和腥气。

“他不是我父亲。”很久后,他几乎咬着牙说。

苏将军沉默,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这一次,你救了我,这个恩情,我会还你的。”苏君炎顿了顿,又说,“而他,终有一天,我会去北国,把他从王座上推下来,亲手斩下他的头颅。”

就像他对我母亲做的那样。

这句话苏君炎没有说出来,他转身开始离去,一步一步,直至彻底消失在风雪里。

苏将军看着他,很久很久以后,吐出了一口气,自语道:“还真像。”

―――――――――――――――――――――――――――――――――――――――――――――――

不是很新的书求推荐求收藏。

...

新乡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江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营口治牛皮癣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