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殒神时代 第九十九章 九龙灭世,儒道传功

发布时间:2020-02-14 20:47:50

殒神时代 第九十九章 九龙灭世,儒道传功

第九十九章九龙灭世,儒道传功

此言一出朝臣惊动,慌忙四处观望。

萧笑天三步跨出,飞跃皇城之上,龙袍霍霍作响。

“西方蛮夷,欺我中州。乱臣贼子,扰我太平。当真以为我泱泱中州人,以为我大梁气数已尽?”萧笑天气势冲天,问责天下。

一眼看去,大元帅董少儒捆绑黒魔卫徐徐走向皇宫,抬头看了一眼,停了下来。八皇子狗一般跟在后面,唯唯诺诺,哪里有皇子风范。

“逆臣,畜生。”萧笑天气的七窍冒烟,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一看梁皇出来对话,西方大帝一方的妖异男子立即迎空喊道:“中州王,考虑的怎么样?”

南疆王燕复祖也飞了起来,指着梁皇大骂:“乱臣贼子,破我河山,毁我家园,夺我社稷。你有何面目指责天下人,还不束手就擒。”

燕复祖不愧是皇室血脉,一点也不惧萧笑天帝威。

唐王一方的领袖也腾空而起,开口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国君昏庸,子民受苦,朝廷**,国将不国。如今梁朝大势已去,还望梁王体谅天下百姓禅位让贤,博一个历史美名。”

这唐王言语是犀利,大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

“好好好,看来尔等野心膨胀不识得谁是天下之主,很好。”萧笑天大笑,袖中出现一物。

金光灿灿,九龙欲翔,华光四射。

“天道有意传国大梁,九龙玉玺便是镇国宝物。尔等执迷不悟,朕只有灭之警告天下。”梁皇心痛之至,后悔没有听帝师的劝解,才会有今天的局面。

一看见九龙玉玺,妖异男子情绪激动,大手一挥。

“神将听令,夺取九龙玉玺。”妖异男子喊道,手下神将嗖嗖而去。

燕复祖一看,立即指使屠青衣对梁皇施压。

屠青衣指挥自己的剑修部队,一个个庞大的天剑阵蓄势待发。

“天剑式”他后奋力喊道,九柄巨剑合一,斩向梁皇。

唐王一看时机成熟,大声喝道:“王图血阵准备。”

唐王部队上空出现一张四方图阵,血影涛涛,杀向梁皇。

“奈王朝毁于我,恨透世人不亡国。”萧笑天怆然泪下,愧对祖先,而后大声喊道:“万物不从,九龙灭世。”

燕复祖慌忙招呼屠青衣来到自己的九龙凤辇,小心说道:“这是梁朝后一次运用九龙玉玺,威势一过就会碎裂,到时一定要杀进皇宫夺取到天道遗诏。只有这样才能掌握九龙玉玺的踪迹,也是开辟王朝的上象征。”

“明白了,你放心,我对皇位不感兴趣。”屠青衣说道,他担心这个多疑的前朝皇子下黑手。

九条龙影冲破玉玺束缚,翱翔九天。

萧笑天口中速念动,法令一出,九龙狂暴开始灭世之举。

轰隆九龙飞奔,所过之处灰飞烟灭寸草不生。

燕复祖的九龙凤辇确实神奇,竟然躲过龙威不受其害。

李牧恰巧出来,一看这等威势,浩然正气磅礴而出,形成一个偌大的青色护罩,护住他们四人。

散云真君和玄冰开始在房等待,突然心中突突直跳,感觉有危险降临,双双进入圣者大殿躲过一劫。

十大魔将凶神恶煞,还没有冲到梁皇身边被九龙碾死,妖异男子大惊。西方蛮夷如何知道中州皇帝的神威所在,被这突然一幕吓的惊慌失措。眼看性命不保,这厮突然开口吟唱咒语。

“我以我躯饲神之荣耀,我以我魂慰神之伟岸。祈神之所在,护佑我之信仰。所向披靡的冥界魔神,倾听您的子民的垂死呐喊,降临吧。”

一条巨龙掠过,妖异男子灰飞烟灭。

他临死的咒语在黑云密布的上空萦绕,数虚空字符出现,一个庞大的法阵在缓慢组建。

九龙灭世,九条龙影划过京都,消失在天际。

九龙玉玺化为云烟,萧笑天瞬间老了百十来岁,花白须发,憔悴面容。

“我浩瀚大梁,自此成为历史云烟。”萧笑天老迈的声音说完坠落下来。

刚才还有数十万的包围军队,瞬间化为废墟。

燕复祖的九龙凤辇此时如同朽木,垮塌。

“屠兄,速去取天道遗诏,燕某开辟王朝就看你的了。”燕复祖拍醒屠青衣,速说道。

屠青衣如同离弦的箭窜了出去,直奔皇宫。

唐王大营死伤惨重,奇怪的是唐王本人毫发伤。

他看着满地的冤魂不禁热泪滚下,说道:“都是寡人的错,你们不该来,不该送死。为了天下黎民百姓,让我李闯一人送死足矣。”

他身披仁者荣光,躲过灭世之劫。

死人的灰尘里爬出几个脑袋,杜成翰、司徒静怡、沈冰蝶还有秦歌。

“四位日后就是我大唐的四神将,国之栋梁。”唐王李闯喊道,四道金光窜进四人身体,言出法随,这是帝王征兆。

皇宫之内乱作一团,宫女太监侍卫开始*国库准备奔逃。

大殿之内,亡国之臣还在等待萧笑天回来继续朝议。

“梁皇驾崩了”“梁皇驾崩了”、、、

一声接着一声,传到了大殿之上。

群臣骚乱,太师张树龄跪倒在地,恸哭道:“老臣有罪啊,是老臣害了我大梁社稷,呜呜。”

宰相何如岁一听到皇帝驾崩,顿时六神主,跪倒在地,茫然一片。

其余大臣一看皇帝驾崩了,赶紧往自家府邸跑去,哪里还管什么臣子礼仪之类的。

“亡国之臣,有何面目存于世上。”闻墨帝师甩袖而去,看也不看地上二人。

他是儒门大家,而儒门不是大梁一家的儒门,是天下的儒门。帝师闻墨走到宫殿门口,脱去官帽,轻放地上。身心之间一阵轻松,如同沐浴之后衣衫为着之时。

李牧抵抗九龙灭世之威极其辛苦,圣子荣光浩然正气几乎消耗殆尽。

灭世之威过后,他仓皇带着众人去了学士府。

学士府毁于一旦,只有圣者大殿保留完整。

散云真君玄冰真君躲藏在大殿之内惴惴不安,庞大威势太过吓人。

二人没有发现的是墨子神像再次碎成一堆,慢慢聚拢,居然化成闻墨的样子,同样面目空白。

汇聚在圣者大殿的众人看着圣者像都傻眼了,圣子也能随意换吗?

“这是圣者之意,我刚才没有挺身而出。而是用圣子荣光保护自己的友人,已然触犯了仁者私的经义,我已经不配作为圣子

。”李牧诚恳说道,但是他不后悔。

“这个我懂,但是您对儒门的贡献和传承没有人会忘记的,您已然是儒门大贤之士。”一任的圣子闻墨说道。

“请接受我的传功,算是我为儒道后的贡献。”李牧淡淡说道。

“遵贤者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