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天剑图腾 第1章 十年磨剑 一朝惊雨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3:13

天剑图腾 第1章 十年磨剑 一朝惊雨

剑元大陆剑府林立,主宰风云变迁。

东南边陲青衍剑府,有辖地东荒城——

初夏的细雨,如丝线交织,抚过演武场上那个孤零零的古怪少年。

他站马步桩,左手平伸,握着一截五寸兽骨,右手持一口锈迹斑斑的尺长短剑,在兽骨上或粗糙磨动或精雕细琢。

演武场边缘长廊小亭中,一身锦衣的赵武阳纸扇轻摇,神色悠然对身边两少年开口:“本少与柳家小姐均已成年,好事临近,不希望再生变故。废了他,赶出城去!”

“武阳少爷发话,我们兄弟俩直接动手就是。李强在这服侍,我一个人解决他。”雄壮少年李东嘿嘿一笑,转身就向演武场走去。

长廊中上百等待雨停的少年,大都远离这三人,只是默默向场中那少年投去同情目光。

十年来,古铮每天在这广场上磨剑雕刻一个时辰,风雨无阻。

原本一柄七尺长的锈剑,被他硬生生磨成了一尺短剑,剑身上的锈迹连同剑身都快要完全磨灭。

那截白骨上,更是被磨出一道道细密的红线,连成一片,隐隐如云似雨。

“功成之时,就在今天!”古铮双目发亮,他已经感觉到浑身筋骨的悸动。

被自己压制十年之久的天赐剑源,也已蠢蠢欲动,即将破土苏醒。

“哟呵……铁杵快要磨成针了,真以为一口身外破剑,就能抵得上我们的天赐玄剑吗?”李东来到古铮身前,啧啧出声讥讽。

古铮浑身汗随雨下,没有理会。他在这里磨剑十年,磨的是剑,雕的是心。

大大小小的嘲讽、刺激数之不尽,早已做到雷打不动,冷眼旁观人情冷暖。

可惜,今天的李东铁了心与古铮过不去,看到古铮不为所动,顿时再度上前。

他狠声道:“柳家收留的野种,以前的警告看来你没放在心上啊。现在,必须带上你的破剑滚出东荒城。”

古铮磨剑的手突然顿了一瞬,一双丹凤眼猛然开阖,似有神光乍现,让他原本普通的脸庞显得冷峻异常。

可惜神光一现即收,旁人没有察觉到这一幕。

只有刚刚出言不逊的李东,感觉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像是被猛兽盯了一眼,脸色都苍白了几分。

“我他娘的!”李东不惊反怒,看到古铮依旧不紧不慢磨剑,顿时怒喝:“不识好歹!”

李东蒲扇大的手掌自上而下,抓向古铮肩膀,作势要将他揪出演武场。

可惜,原本势在必得的一抓,李东却扑了个空,甚至没能碰到古铮的衣角。

“是我眼花了吧,他刚才动了没?”周围有看热闹的少年眨了眨眼,有些意外地念叨。

李东恼羞成怒,他确定古铮刚才动了,只是微微挪了步,就躲过了自己的手掌。

“敢躲?我让你躲!”李东再次出手,这一次谨慎了许多,一个扫堂腿,横扫过去,让古铮无处可躲。

古铮这次确实没有躲,他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想躲也没必要躲。

砰!

意外再次发生,李东这一腿实实在在扫到古铮的背部,但古铮纹丝未动,却见李东像是踢到铁板,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围观者哗然,不乏好事者议论,“这李东平日里作威作福,好赖也是凝象境三重的修为,怎么这么虚?!”

远处,赵武阳剑眉微皱,让身边李强打了个寒战。

“快了,快了,到时候,希望你们还笑得出来。”古铮心中的戾气渐渐升起。

他十年来在此磨剑,牢牢遵守母亲昏迷前的嘱托,磨剑不成,绝不与人动手。

李东怒发冲冠,臊得满脸通红。他开始在古铮浑身各处拳脚相加,拳拳到肉。

可惜古铮依旧毫发无伤,甚至没有挪动一步。李东的眼睛都红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难道是铜皮铁骨不成?

“邪门了!出剑!”久攻不下,李东戾气横生,手中赤芒闪烁,一口五尺赤剑出现,这正是他的天赐赤焰玄剑。

“老子废了你。”李东赤焰玄剑光芒吞吐,刺向古铮的腹部。

他没有注意到,古铮右手所持短剑,此刻已经锈迹尽退,露出漆黑如墨仅余三寸的剑身。

古铮的体内,隐隐有筋骨关节脆响,如闷雷滚滚。

“我该怎么回报你呢?”古铮的右手猛然一抹,如擦血般拭去那最后一点猩红,双眼豁然圆睁,嘴巴同时张开,竟有虎啸之音轰然炸响。

唬!

这变故可谓来的太快,刺剑而来的李东只觉自己遇上了凶猛恐怖的玄兽,双股颤颤、心神失守,玄剑崩散。

李东惊呼一声,跌倒在地,双目失神地看着收剑而立的古铮。这一刻,他豁然惊醒,眼前这个被他嘲笑了近十年的少年,变了!

古铮收剑而立,瘦削的身体挺得笔直,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李东,漠视的眼神像是俯视蝼蚁。

“玩够了吗?”古铮的声音冰冷而生硬,像是许久不说话失去了温度

天剑图腾  第1章 十年磨剑 一朝惊雨

李东感觉对面分明是一头洪荒巨兽,自己竟是那般渺小无力。偷眼看到那个走出小亭的锦衣身影,他才坚定了些许。

赵武阳缓步走来,身旁李强弓身打伞,没有雨滴溅落锦衣。

“肉身修炼不过是小道,一介凡人,你敢对我出手吗?”李东鼓起勇气起身,大声质问。凡人挑衅玄剑师,这在东荒城可是重罪。

“玄剑师吗?”古铮眼睛微亮,心底呐喊:“我有一剑,十年而鸣!母亲,我实现了当初的诺言,现在该是剑出的时候了。”

嗡……

但见古铮周身玄力大作,一如狂风席卷,扰乱了整个演武场的雨,有狂风纳入他的体内,更多的则是如百川归海钻入他手中白骨。

两道深蓝光芒率先自古铮眼中射出,随即,他的手中蓝光幽幽,一口蓝色半透明的六尺玄剑,浮现而出。

这还不止,但见古铮雕磨了十年的白骨上,蓝芒熠熠,呜咽不休,似有无形波动,号令四方。

这一刻,他周身百丈内风雨骤停,肉眼可见数不尽的雨滴刹那静止,悬浮当空。

随即,百丈内雨水像是蓄势圆满,如同受惊的野马,豁然狂泄而下,暴雨倾盆。每一滴雨水,都似一柄利剑,气势凛然降临大地。

演武场上青岩地面轰然作响,如同煮沸的水面,出现密密麻麻的凹陷,越来越深。

周围长廊顶上,啪啪作响,有雨滴穿透屋顶,落地宣示。

啊……

首当其冲的李东难以幸免,被无数雨滴临身,刹那间衣衫尽碎,皮肤渗血,如同万剑加身,凌迟之刑。

再看刚刚走近的赵武阳,头顶黑伞顷刻间只余伞架,他头发散乱,护体赤芒将近黯灭,再无仪态可言。

雨势来的猛,去的也快,只有古铮依旧气定神闲,没有受到剑雨侵袭。

他站在唯一完好的青岩地板上,目光定格在赵武阳的脸上。

“你知道招惹赵家的后果吗?”赵武阳的脸上只余阴厉,他身为赵家天骄,何曾这样狼狈过。

更可恨的是古铮的突然觉醒,以及那天地异象,让他深感羞辱,难以释怀。

东荒城三大家族,城主府罗家、城东柳家,还有就是城西赵家,称霸小城数十载,无人敢惹。

面对赵武阳近乎气急败坏的威胁,古铮只是冷笑,“天公作美而已,难道赵大少爷是被雨淋瞎了眼吗?”

赵武阳哑口无言,只是神色渐趋狰狞,冷冷地盯着古铮。

“晶蓝玄剑!他真的觉醒了!”

“竟然在成年之际觉醒,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不过,这天地异象,到底是为什么?吓死我了。”

……

议论声四起,但没有多少人为古铮庆幸,因为他觉醒的太晚了,纵使天地认可,怕也潜力有限。

大陆上的常识,玄剑觉醒越早,则起步越早,潜力更足。

传说有人八岁前觉醒,天赋异禀,可谓天赐强者。也有人至十六岁成年也未能冲破樊笼,失去夺天地造化的机会。

再有一个多月,就是古铮的十六岁成年礼,他在此时觉醒,可谓是踩着门槛的后进之人,前途渺茫。

“是武剑中的晶蓝玄剑,与柳家族人同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想要奋起直追,太难了,更不要说面对凝象境八重的赵武阳。”

议论声渐渐收敛,因为他们发现赵武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隐隐有杀机浮现。

“初入凝象境而已,你还没有资格挑衅我。三月之后,青衍剑府选拔之时,希望你敢来。”

赵武阳突然冷着脸回了一句,转身便走,没再理会一脸悲凉的李强和重伤昏迷的李东。

“古铮那古怪的肉身和气力,以及觉醒时的异象,怕是赵武阳也有忌惮。”

“青衍剑府选拔在即,这古铮刚刚觉醒,有机会参加吗?”

……

百色治疗阴道炎方法
吉首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随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得花多少钱
北京国仁医院手术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