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补天道 四九九 有惊无险,正人正己

发布时间:2019-09-25 17:06:14

补天道 四九九 有惊无险,正人正己

孟帅一片安闲的坐在包间里,饶有兴致的看着底下的乱象。

搜吧,搜他个天翻地覆,也绝无希望找到九华清露。这种大动于戈的搜查,其实只是入的鱼儿垂死挣扎,挣扎的越厉害,最后越是惨烈。

这时,薛明韵脸色一变,低声道:“坏啦,我这里还有九华清露。”

孟帅愕然,道:“你什么毛病?带那东西于嘛?”

薛明韵道:“我一向是把珍品随身带着……那怎么办?”话音未落,就听上楼声响起,有人已经搜到了二楼。

急切之间,孟帅低喝道:“给我。”

薛明韵道:“你行么?”虽然疑问,但还是张开手,把一个瓶子交给孟帅,孟帅用袖子掩住,直接放进了黑土世界。

倘若那竹鼠能闻到黑土世界的味道,那孟帅也没法子,他里面还有一坑呢。不过话又説回来,他还没听説什么东西都跨越界限,闻到黑土世界,除了白也。

放好之后,孟帅对薛明韵道:“别露出破绽。”

话音刚落,门已经被打开,数个全副武装的守卫推门而入。

芳姨转身站起,喝道:“放尊重diǎn儿,这儿都是女客。”

领头的守卫神色有些不善,但终究他们不是搜查凡人,大荒盟也叮嘱了不许冒犯贵客,这包厢之中也算客人中比较尊贵的,只得退了几步,让拿着竹鼠的卫士进去,旁人围成一圈。

竹鼠灵活,一进来先冲向薛明韵,薛明韵神色淡淡,靠在椅背上。竹鼠在她身边绕了一圈,然后离开。也亏了那九华清露一直装在储物戒中,并没有打开,也不逸散。那竹鼠虽然嗅觉灵便,也没觉。

薛明韵是不担心自己的,她担心孟帅。只是担心虽担心,却也不能丝毫表露,只是盯着竹鼠往孟帅那里去,手心全是汗水。

竹鼠几下跳上孟帅的膝头,在他身上嗅来嗅去,孟帅伸手在竹鼠背上轻轻抚摸。竹鼠不理睬,呲溜一声溜走了。

整个过程,孟帅全程保持微笑,温和有礼。薛明韵心中暗动,心道:他若用心装起来,也能装成个安静的美男子

竹鼠转了一圈,回到了守卫身边,显然一无所获。那守卫压住心头失望,道:“打扰了。”便倒退出去,把门关

薛明韵松了一口气,挑了挑大拇指。

孟帅低声道:“先放在我这里,回头还给你。”

薛明韵道:“都给你也行。”

孟帅道:“我都先天了,不需要。”

薛明韵掏出扇子,摇动扇风,道:“现在真没咱们什么事了。”

虽然説是战决,但实际上一路搜查下来,哪能不耗时间?几只竹鼠分头搜查,也花了大半个时辰,楼上楼下走了一圈,回到了中庭。

几个守卫头领围在安都桦身边报告,安都桦脸色难看,显然一无所获。

安都桦听完报告,心中疑窦丛生,九华清露不在会场,难道被人带出去了?这也有可能,刚刚趁乱跑了不少人,或许就有幕后元凶。他打定主意要再去找那些人的麻烦,便拱手道:“实在对不住,我等冒昧。若是诸位还有兴致,拍卖会继续……”

就听一人道:“别急着拍卖会啊,不是还有事情没完呢么?”

安都桦一听就知道又是泣血谷的话,简直就要爆,偏偏他刚刚得罪了全场的人,这时再爆,恐怕招起反弹,咬着牙道:“阴老祖有何高见?”

阴老怪笑道:“有道是,有始有终。虎头不能蛇尾。你既然要搜查,就该人人都搜查,怎么还放着好多人不搜查呢?”

安都桦皱眉道:“何解?”

阴老怪笑道:“你们大荒盟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难道就不该搜查么?东西封的好好的,上台突然没了,不是应该先怀疑内奸么?内奸调换宝物,比外人方便百倍。你先搜查宾客,老夫当你是由易到难,策略问题。可是你只搜查我们,不搜查自家人,我就要当你是脑子问题了。或者説不是脑子问题,是你包庇自家人,故意不查?”

安都桦心中一凛,道:“我自然要查。大荒盟上下自然人人都是凶手。不过大荒盟人多,恐怕一个个查去,耽误贵客时间,因此下去自查便是。”

阴老怪啧啧几声,道:“你倒是好打算。我们白条鸡一样排着队给你搜查,你都没不好意思。怎么到你自家人这里,就有好多借口?你是觉得自家人的丑事不能外扬,因此留着脸面?怎么你的脸面是脸面,我们这么多人的脸面就不是脸面了?还是你觉得你大荒盟上下,连个扫地的老妈子的脸面都比我们这些人尊贵得多?”

他句句刁钻恶毒,安都桦气得浑身抖,咬牙切齿道:“你……若是大家都不怕耽误时间,我当然可以公开搜查。只怕你一人説了不算,诸位都想早早散去,就你拖延时间,惹得大家不快。”

阴老怪哈哈一笑,道:“不快?你搜查众人大家没不快,就我説你两句,大家都不快了?你当那么多人心疼你呢?耽误时间?怕耽误时间的早走了,我们留下来就是陪你耗时间的。你那个拍卖会,真比不上这出戏好看。少废话,把你的人牵出来,一个个搜查。哦,还有你自己,别忘了啊,正人先正己,不然你们大荒盟的底裤都要没了。”

安都桦在底下众人面上转了一圈,见人人都是无所谓的样子,还有人甚至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没有一人对阴老怪的言语反驳的。事实上底下做的都是散人,想要反驳也会顾忌泣血谷的面子。除非上面包厢有人反驳,但现在包厢之内毫无声息,看来诸位大佬都有了意见。虽然只有阴老怪跳得最厉害,但他的话未必不是众人的公议。

他心情很沉重,本来和大荒盟最亲近的是鼎湖山,若是鼎湖山力挺,肯定能把阴老怪的无理取闹dǐng回去,奈何鼎湖山陷入内乱,这次没来什么重要人物,本次拍卖会可谓是大荒盟孤军作战,竟被众人围观羞辱,岂不令人切齿?

无奈之下,他只有道:“既然大家都这样看,你们……”

阴老怪道:“放心吧,我们肯定不后悔。”

安都桦气得直想跳脚,阴老怪简直是把他后句话掰成了威胁之言,简直岂有此理。他豁然转回头,叫道:“你们都上来。一个个排队等着搜查。”

后台一阵响动,就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安都桦道:“倘若我们的人也没有藏东西呢?”

阴老怪噗嗤一笑,道:“那自然是见了鬼了,你们倒霉去吧,屁事?”

安都桦这才反应过来,跟阴老怪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説不着这个,自己是气昏了头了。

大荒盟来此地的也有百来号人,虽然不如观众多,但是拍卖台地方有限,站得满满当当,另外有人还在后面排着。队列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补天道  四九九 有惊无险,正人正己

,站得很不蒸汽。

安都桦心中也气恼,暗道:“怎么连杂役也上来了?本来就是赌气的事儿,谁让你们都上来了?有几个查一查意思一下不就得了么?后面一个明白人都没有?“

虽然这么想,但话不能这么説,安都桦道:“你们每人隔着一尺站好了。本店有十只青背竹鼠,同时放出来,抓紧时间搜查。谁要是被现异常,两边的人立刻上前制住他,绝不容宵小蒙混过关。”

一面説着,众人都排列好了,十只竹鼠呼啦一声全部放出来。竹鼠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吱吱有声,满台上都是这些小东西的身影。

阴老怪在上面拍手笑道:“我説,这不比拍卖有意思?我看比耍猴戏还有意思。”

安都桦暗暗切齿道:“待我大荒盟有一日达,把你泣血谷打破了,捉住你这老怪物,我非把你舌头拔下来喂狗

过了好一阵,竹鼠大概跑的累了,一个个返回来,钻入笼子中。看这架势,自然也是没觉。

安都桦有喜有忧,其实他也觉得九华清露消失有可能是内奸所为。刚刚搜查,他一方面想要有所收获,一方面也怕真搜出来,坐实了大荒盟管理不善,在这些贵宾面前丢人,更不知如何收场。但现在没现,他一方面松了口气,不必丢了脸面,另一方面,那九华清露这样珍贵的灵药,终究是没有下场了。

如今的局面,只有糟糕和更糟糕两种,他都不知道哪种算是更糟糕的。

终于,他长出了一口气,道:“搜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再下去唯有耽误时间。”

阴老怪道:“只好留下这千古的悬案了。”

安都桦这时已经看开,不怒反笑,道:“是啊,一出悬案,让各位见笑了。正如阴老祖説的,有始有终,拍卖会还要进行。若是有意早走的,尽可离开,若还愿意留下来的。还有两件神秘盒子。众位的意思呢?”

突然,上面有人悠悠叹道:“安主事,关于这件事,我还有一个疑问。”

安都桦一怔,道:“是百鸣山的上官老祖么?您有何指教。”

那人道:“是我。你们……有仔细检查过那个装清露的瓶子么?”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怎么预约重庆五洲妇儿医院
如何预约重庆五洲妇儿医院
怎么去重庆五洲妇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