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透视村医在花都第1124章搅局

发布时间:2020-01-21 01:51:37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124章 搅局

苍薄云骤然发难,顾之品心中疑云团团,他是耍了点暗渡陈仓的小把戏,但从没有安排人对苍薄云身边的五兄弟下手,他即使想要这么做,但以他身边的人手,根本做不到,出事了,意味着被杀了。

是谁?

“苍兄,听我解释!”

顾之品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好像有幕后推手。

“解释,还解释什么??”

不过,一切已经晚了,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打斗惨叫之声,一片混乱。

顾之品目光所及,竟是苍薄云已经出手,他不由地勃然大怒,“好,很好,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阿文,动手!”

顾之品说话间,身形往后一退,除了阿文之外,又从外面涌进来十人,这十人目光阴冷呆滞,好似玩偶一样。

苍薄云目光一扫,略显意外,“阴山宗的阴煞死士?原来你也有底牌,不过,就这么一点人,就像拦住老夫?”

苍薄云身上气势一涨,身体化作鹰击之状,凌空而起,朝顾之品抓去。

顾之品身形击退,已到墙壁边上,冷冷地道:“杀!”

十名死士齐齐聚拳,朝苍薄云的身体打去,拳头还没触及,一股阴冷恶臭的气息顿时散发出来。

苍薄云不敢大意,改变身形,但这十人速度和配合极为默契,将苍薄云围在中间。

“还不帮忙!!”

苍薄云大吼一声,关外三兄弟噌噌噌拔刀,个个皆是用双刀。

“阿文!!”

顾之品吩咐一声,反手在墙壁上的壁画后面一按,身形隐没不见。

阿文双手伸直,密密麻麻的铜环从臂膀上滑落到手腕,他下盘一沉,运气间,肌肉鼓鼓,铜环发出叮咚之声,气势不凡。

“嗯?”

关外三兄弟默契地对视一眼,目光有些凝重,显然没料到顾之品身边不起眼的阿文,竟然是个棘手的硬派高手。

“上!”

关外三兄弟和来历神秘的阿文激战在一起,三人六把刀,唰唰唰齐砍。

铿锵!

铿锵!

铿锵!

六把刀尽数被铜环抵挡,霎时星火四溢,眼花缭乱!

嘭!

一声玻璃碎响,别墅的大窗被撞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却是关外三兄弟联合之下,还被阿文一拳偷袭得手,把阿四给打飞出去。

“老四!”

两兄弟挥刀跳窗,阿文目光微沉,跟随着跳了出去。

偌大的别墅大厅,只剩下十人死士和苍薄云!

苍薄云见顾之品溜走,眼中露出一丝不耐,只是这十人虽然每一个的修为都并不高深,奈何配合默契,而且不惧死亡,不怕疼痛,弄得苍薄云暂时无法脱身。

苍薄云爆吼一声,勉强打倒三名死士,他一拍腰间,数十飞虫蹿窗飞走,似乎是发出的求援信号。

但这几十只飞虫才飞过别墅屋顶,就见几只奇特的毒蛙双腿一蹬,伸出舌头,把这些飞虫吞入腹中!这些飞虫遭遇天敌,四散而逃,毒蛙则是像遇见猎物,呱呱的跳起一楼多高,兴奋的追逐飞虫。

陈帆就站在别墅的房顶上,他穿着一件拖到脚腕的黑色风衣,里面是一件黑白相间的毛衣,领口上系着苏浅浅送的围巾。

他没有戴面具,就这么静静的站着,没人发现得了他,而他则可以掌控全局。

胡香儿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操控那几只奇特的毒蛙,江月则是一声不响的出现在陈帆身边,她伸手取下面具,手轻轻的掸扶着秀发。

是的,她的动作妩媚大胆,像是在不经意间撩起的风情万种。

尤其是她的嘴,微微上扬,涂抹着淡淡的口红,手上的匕首,犹有一滴鲜血在滴下。

她看向陈帆,陈帆也在看她。

“戴上面具,出现在顾之品的身边,你是玄机阁的女使者。”陈帆随手一指别墅外面一处不起眼的通风口,“去那里等着他。”

江月妩媚的表情瞬间僵住。

她心中甚至在一刹那充满了怨怼之气。

这个男人,难道不解风情吗?这样的景,这样的夜,这样的笑容,勾不住他的心?

为什么?

江月心中是那么的惆怅,泛起浓浓的失落感,她有些羡慕苏浅浅,她是那么的幸运。

“怎么了?”

陈帆面带笑。

江月心中一虚,她抵挡不住陈帆脸上的笑容啊。

于是,她贝齿一咬,合上十二生肖的鸡面具,脚尖轻触瓦面,纵身跃到近百米外的那个通风口。

通风口很暗,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不过有风吹出来,顾之品的身影并没有从里面出现,江月不解地看向屋顶的陈帆。

她抬头,看见陈帆和胡香儿并站在一起,像在看一场电影,情侣一样的,可惜,身边的人,不是她。

她的心一阵酸楚。

然后,顾之品就这么鬼魅般地出现在她的身前。

她吓了一跳,好在面具遮住了她的表情,没有让顾之品看到。

是的,她完全无法理解,陈帆是怎么知道顾之品会出现在这里的!

陈帆的能力,在她心中增添了许多神秘。

顾之品也吓了一跳,双腿一软,差点没稳住身体,当他看清江月的面具时,他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来了,玄机阁的人还是来了!”

“这是自然。”江月的声音异常的冰冷,她的心情很不好。

在顾之品听来,此时的冰冷和傲慢,无疑是定心丸。

他很清楚,房间里的那十位死士,只能拖住苍薄云!

现在,救兵来了。

“杀了苍薄云!”

顾之品近乎疯狂地道,眼里布满了血丝,因为别墅周围,躺着他安排的人,已经是鱼死破的局面。

“不用你来教!”

江月身影如蝴蝶翩跹,跃过防盗墙头。

顾之品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他想了想,复又从通风口钻了进去,他是一个枭雄,想要亲自看见苍薄云死去。

屋顶上,胡香儿手里摊着一只青蛙,她咯咯娇笑道:“你对小月好无情噢。”

“有吗?”陈帆指了指天空,“有一只虫子飞走了。”

“呀!”

胡香儿顿时放出手上的青蛙,陈帆不在意地道:“就让它飞走吧。”

胡香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看了看被十人围堵的苍薄云,眼中露出一抹凝重,“帆哥,这十个人要撑不住了。”

(本章完)

天津市口腔医院河西门诊
伊犁州新华医院
大庆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营口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台州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