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家園記文革中的一次支左微型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4:09:18

  一九六七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我忽然接到公社红卫兵司令部的命令:去青阳县城“支左”(支援左派)韩庄大队总共选了十八个人,我也是其中之一下午,到了公社司令部所在地——新鎮街上等到其他大队的红卫兵们都到齐了,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一共有一百来人公社红卫兵司令俞继武、副司令章家帆相继进行着政治动员,内容是:“我们的左派,在青阳已经被反革命右派包围住了形势十分危急为了革命的同志,我们必须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去支左现在没有车我们必须连夜急行军,迅速赶到那里去在行动中,我们一定要牢记毛主席‘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的教导,服从命令听指挥一定要以红卫兵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做动力,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定要用我们革命的行动,去压倒反革命的嚣张气焰”听了动员以后,我们大队几个红卫兵们私下里议论说:看来,这是要去参加真正的战斗了

  从新镇到青阳,160里太阳擦山沿的时候,一百来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大家雄纠纠气昂昂的派头,像是说明我们这些“救兵”一到,“敌人”就会望风而逃,“战友”就能逢凶化吉灯火通明时,已经走了三十华里路,来到南陵县城里此时,大家仍然精神抖擞旁观的人看着这支雄赳赳的队伍,都说:“这些人去了青阳,就不怕他们了”我们听了,实在莫名奇妙:“他们”是谁呢虽然是莫名其妙,却好像受到了鼓舞,越发地雄赳赳气昂昂起来

  出了南陵城,昏暗的月光下,道路老是下了山坡又上山坡渐渐地,大家都疲倦了,许多人哈欠连连本来整齐有序的队伍,竟然稀稀拉拉起来韩庄大队的红卫兵,被编在队伍的最后面这时候,昏昏沉沉的我们,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却忽然听见前面“吧嗒吧嗒”地响了起来紧接着,整个队伍向路的两边“裂”了开来这突然的变故,使心怀“战斗”的我们,将这响声疑惑成是打枪的声音于是,有人说道:“不好,前面已经干起来了”我们的队长胡海生像临战一样,明确地命令我们说:“快,上山”

  几十号人,听了这一声命令,不顾一切地往山上跑去好在这山并不高,我们只几十步就冲上了山顶可是,山上尽是荆棘,我的手和脚都被划破了;有的人鞋也跑掉了到了山顶上,队长又叫:“赶快卧倒”听了命令的我们,各自尽量找好藏身之地,趴在山上,向山下望着不一会儿,我们看见过来几辆大板车由于是下山的路,大板车行走时,后刹板拖在地上,每走一步,就向地上打击一下,发出“吧嗒”的响声再看路面上,前面的人还在赶路,而且已经走远了于是,我们如梦方醒:这哪是什么枪声,分明是板车刹板打击地面的声音,只是因为晚上静得很,显得格外响亮这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虚惊一场呢

  我们再回到路上,许多人已经躺在路边不肯前进了说道:“我们只能转回去,不能上青阳了”我们几个还算坚强的人,仍然往前赶赶上队伍时,前面的人已停了下来休息原来,这里才是峨岭,离南陵县城只有十多里路因为还有别的司令部的人,人数很多,占据了马路路的两头各开来一辆装货的汽车两车相错时,车与车之间夹着一个人,被搓扁了脑壳,做了这次行动的“烈士”不过这烈士并不是新镇人

  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传下命令说:“青阳的左派已经解围,不用去了”于是,我们又从原路返回躺在路旁的人,因为没再前进,却成了返回的前头部队,和我们一起,回到了南陵城里

  共 1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次经历有惊无险,虚惊一场,反倒在半路还丢掉了一条性命,真可谓是难忘的人生经历曾经的历史已越过岁月的鸿沟,只有记忆里的时光依然闪现欣赏问好【: 伊蕊】

  1楼文友:201 -08- 1 15:57:06 历史给人们留下的记忆,有欣慰,有快乐,也有遗憾和无奈欣赏问好河杨 时光里流淌着的是故事的足迹

  2楼文友:201 -08- 1 19: 1:02 谢谢点评当年的农民也被裹入了政治大潮里,实在是荒唐什么左派,右派,农民哪里能知道,只是跟着乱哄,可是,也有的人,却哄得丢了性命像这一次的行动,就无辜地被汽车弄死了一个人事情过去了多少年了,想想真荒唐

脑梗死患者恢复期能吃通心络吗
哪个纸尿裤瞬吸好
吃什么药治胸闷气短
动脉硬化并发症能用通心络胶囊治疗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